南溪县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南溪县 > 内容
知乎在乌镇,试图打开没有思想禁区的世界,给知打完到现在收不了场,识经济站了一次台
编辑:dd3dd.com   时间:2017/12/5 21:16:13

现在,知识不仅仅是力量

昨天刷屏的饭局合影上,除了那些大佬之外,又多了很多熟悉或者陌生的面孔,比如知乎的周源,比如快手的宿华。

有人调侃说这张图的意思是紧密团结在以马化腾为中心的互联网半壁江山——毕竟马化腾坐在了传统意义上“主客”的位置。事实上“江山代有人才出,一浪更比一浪强”:程维,周源等新生代“大佬”也逐渐在互联网行业崭露试图打开没有思想禁区的世界,头角,高歌猛进。

传统的互联网已经被化分成各个细分垂直的需求,甚至演化出新的需求——比如共享经济,知识付费,以及人工智能,短视频等等。

而这其中,知识分享又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审视对象:它离知识很近,离钱又不算很远,在浩浩汤汤的中国经济发展大潮里,它切中了广大用户和中产阶级的精神消费升级的痛点——对于知识获取和分享的渴望。

如果算起来,这已经是知乎第二年参加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了,还记得去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周源谈的还是知乎作为知识社交平台的理想与价值:解决互联网上的所有问题,让有价值的知识变成商品。

而在今年,周源演讲的题目已经变成了“建立创新高效的良性机制 推动知识分享可持续发展。”周源在演讲中说道:2017 年其实是知识分享成为真正的市场的一年,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企业进入这个领域。但在迅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大的挑战,需要建立创新高效的机制去保障行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换句话说,需要成熟的机制去保护内容创作者的权益不受侵害。因此,周源强调了对版权内容的保护。

知乎的做法是,对于非标品的服务,在前端尽量做到标准化,比如讲英语需要提供雅思或者托福的成绩证明、心理学内容需提供学历证明、金融类需要提供相关的证书、职业向需要提供所在公司的证明等等,各个角度保障知识商品的质量。

此外,知乎推出了评价体系,收集用户的反馈,对于评分高的优质内容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推荐,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优质内容的一种引导。

作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以知识分享切入商业赛道的互联网公司,不论是“各种饭局”还是知乎每年都参与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似乎都证明了知识在当下互联网生态中打完到现在收不了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我觉得有必要讨论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知识分享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并且知乎能成为其中的领导者;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知乎和Quora进化出完全不同的形态。

先说第一个问题。

周源在演讲中提到了一个数

据,根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相关数据显示, 2016 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 34520 亿,比上年增长 103% ;融资规模约 1710 亿,同比增长 130% ;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 6 亿,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 6000 万。可以说,中国分享经济在体量与规模上,都是世界领先的。

而在这其中,又以知识分享经济的增长最为迅猛,在所有行业中,知识技能的年增长率高达205%,几乎是以火箭般的速度在上升。

比较巧的是,马化腾在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演讲上提到了腾讯的口号:希望成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与文利来真人娱乐化公司。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于内容文化产业的一种呼应。

中国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分享经济市场,和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互联网人口有很大关系:大量的互联网原住民仅仅通过搜索这个渠道没办法完成对信息以及知识的获取。

而知乎之所以能够成功,超越百度知道等一系列产品,最重要的原因是,它建立了一整套非常完许十一”朝明:天住在医院里,安善的社区内容保护机制。

我以知乎对于营销内容的过滤为例,有大量的营销机构在知乎上做广告,对此知乎明确表示不欢迎,但知乎对于这个回答是否是营销广告不做任何“有罪推论,”换句话说,知乎默认的前提是任何人回答的内容都是原创且不带广告的,如果有广告怎么办,那么把这个投票权交给用户,每一条知乎问答下面都有一个”没有帮助”,如果这个回答用户都认为是没有帮助的,那么这个回答就会被自动折叠。

知乎通过这种类似“公民自治投票”的方式,来对抗营销内容,比起这种有秩序的社区机制,绝大多数平台依靠个人判断的方式显然要落后和低效很多。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知乎和Quroa越来越不像,知乎从创新性上甚至超过了 Quora。

大洋彼岸的Quora算得上问答社区的鼻祖,连周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知乎创立之初也借鉴了Quora社区的机制,但时间推移到2017年,两者虽然同属知识问答社区的范畴,但无论是功能还是产品结构亦或是商业化的路径,都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局面和状利来国际娱乐备用况。

到目前为止,Quora依然是一个“纯粹”的问答社区,网站的主要功能几乎和几年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Quora开设了很多了海外分站,到目前为止,Quora已经至少登陆了17个国家和地区,而它最近的一项被媒体报道的功能是重读长征课文大概每年死亡的人数:视频问答。也就是利用视频的方式去回答问题。

而知乎在成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分享平台后,马不停蹄的推出新产品和新功能,开始了横向扩张的战略,和Quora不同的是,知乎对于知识分享的定义和理解并不是仅仅局限在问答,知乎在很早之前就上线了知乎专栏和知乎日报,并在去年上线了机构号,今年上线了「想法」并在知识付费上一直探索前行。到目前为止,知乎已经开发了一系列知识付费产品,如知乎Live、知乎书店、私家课等等。

Quora对于自己的描述是“Quora is a place to gain and share knowledge.”但在产品形态上几乎没有做任何的创新,以至于Quora的战略变成了扁平化的扩张——通往全球化。

而知乎在完成国内市场的占领之后,开发了丰富的产品线矩阵,不论这些产品是赚钱还是不赚钱的,周源的想法很简单,“这些内容都有利于知识的传播和分享”,知乎不断进化,超越了 Quora 模式,看上去更像Quora+ Linkedin+twitter+medium的超级混合体。

某种意义上,你可以认为,Quora有坚实的内核,而知乎有更为丰富和多样的外延。

当然,现实的土壤是中国有非常便捷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微信和支付宝,成熟的打赏机制以及大量形成影响力的大V文化和知识付费浪潮,这些都为知乎注入了足够的动力和氧气,以至于知乎能够在产品形态上发生如此如此惊人的进化。

回到乌镇,被邀请的企业家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经济的侧影,而不论是饭局还是合影,都预示着背后的先进生产力和创新形态,从这个角度来看,知乎在乌镇,算是给知识经济站了一次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