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源县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渭源县 > 内容
专访唐山抗震英雄李玉林 亲历为唐山的伤痛他们验证了另一条影响路径——共享的负性信息能提高熟悉感(与重生
编辑:dd3dd.com   时间:2017/12/5 16:48:50

6月1日,上海总工会成立,李立三任委员长。这标志着上海工人运动从分散的状态开始转向集中的有组织的行动。上海工人阶级在总工会领导下,成为一支组织严密、纪律严格的反对帝国主为义的主力军,在斗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6月4日,上海总工会与全国学联、上海学联、各马路商界总联合会共同组成的上海工商学联合会宣告成立,上海各界民众结成了反帝联合战线。(完)(本文下篇于20日播发)

忙完后,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的李玉林,没顾得上吃饭,就一头睡在了矿办公室的床上。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是党委书记老杨打来的,要我马上去找他。我说明儿再说行不行,他说不行。”李玉林只好披衣起来。两人在市中心的一块大标语牌下面谈了起来。他们之间因意见有分歧,28日凌晨1点多各自回家。

本报实习生 刘国荣 房华强

三四十年代的老人说我们要两次感恩,一次是共产党把我们从旧社会的苦海里救出来;一次是对全国人民援助唐山的感恩。中年人说,我们要感谢全国人民,没有他们的帮助,就没有现在的唐山。青年人说,我们要感恩,没有父辈们的团结和坚强的生活,就没有我们的生命。唐山人都说,要把感恩,铭记在心。

28日凌晨3点多,酣睡中的李玉林突然被妻子打醒。外面一场空前的劫难开始了:天空闪出忽红忽白的地光,接着地声像千门炮齐发般响起,地震波将人颠起40厘米高,接着又是剧烈地晃动,房屋倒塌,之后声音逐渐减弱,陷入一片恐怖的寂静。幸好家里的大衣柜支住了房顶,他幸免于难。

矿山上的建筑都倒塌了,“马路对面的市委大院也平了”。“这么严重的地震,通讯设备都遭到破坏,靠正常的电话、电报向上级反映是来不及了,必须要让党中央尽快知道”。这个想法在曾经当过8年兵的李玉林脑中坚定他们验证了另一条影响路径——共享的负性信息能提高熟悉感(起来。

唐山人的感恩情结

此刻,一张会议桌前坐满了当时国务院几位副总理,大家紧张地讨论着。席间,一位身披大衣、满脸都是血污的煤矿工人引人注目。在汇报完唐山受灾情况及确切的震中后,这位坚强的汉子热泪盈眶,“唐山有救了,唐山人民有救了!”

1925年2月起,上海22家日商纱厂近4万名工人为反对日本资本家打人和无理开除工人,要求增加工资而先后举行罢工。中共中央专门组织了领导这次罢工的委员会。5月15日,上海内外棉七厂的日本资本家枪杀工人代表

、共产党员顾正红,打伤工人10多人。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激起上海工人、学生和广大民众的极大愤怒。第二天,中共中央发出第32号通告,紧急要求各地党组织号召工会等社会团体白老虎娱乐城一致援助上中方二张”称不会把自己发展模成海工人的罢工斗争。19日,中共中央又发出第33号通告,决定在全国范围发动一场反日大运动。28日,中共中央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以反对帝国主义屠杀中凯发国际注册国工人为中心口号,发动群众于30日在上海租界举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游行示威。同时,为加强工会组织的力量,决定由共产党人李立三、刘华等主持,成立上海总工会。随后,刘少奇到达上海,参加上海总工会的领导。

感恩,是一个内心独白,是一片肺腑之言,是一份铭心之谢。

打开记忆,不是为了揭开伤痛,而是为了回味历史。打开记忆,不是为了重温悲情,而是为了激励重生。

与其他从大地震中的过来人一样,李玉林老人晚年过得幸福安康,3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基本不用他再操心。因住在市中心附近的二层小楼,李老每天都跟老伴到公园散步、聊天,在清洁的街道上锻炼身体。据李老透露,他花了5年时间写了一本回忆录,书中描述了70多年的经历,当然也有地震飞车去北京的这段经历。

“我这一辈子活得值。”李老最后跟笔者说了一句简单而又深刻的话。

李玉林所在的开滦煤矿,被国外专家断言至少需要20年才能复产。然而,它却奇迹般地在地震一年后全面恢复生产。

对于形成的这种“公而忘私、患难与共、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抗震精神,李玉林老人概括为两个字———“感恩”。“唐山人特别懂得感恩。”李老非常动情地说。

北京市内的路宽了,车速更快了,“因为害怕地震,大多市民都呆在街道上呢。卞同志提议先到国家地震局整理汇报材料,当得知这需要大半天时,我断然否定了。”

途中,李玉林也想给北京挂电话。“结果发现电话、电报都不通。”为了抢时间,李玉林让小崔打开手摇警报器,开足马力前进。

庆功大会是为了祝贺开滦煤矿“1976年任务过半、产量过半”。“那时候不管干部还是工人,统统下井。干部和工人一起下井生产,没日没夜地赶进度。”那一天,李玉林所在的唐山矿,共有1600多名干部工人下了井。

李玉林随同工作人员来到一间很大的会议室(后来才知道是紫光阁),几位领导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有的站着谈话,有的低着头来回走动着。“看到他们,我的眼睛模糊了,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双脚移动都困难了。”

李老说:“唐山这几年变化可大了,全市人民都生活得很好。城市发展很快,给人一个全新的面貌。现在又开发了新的科技发展区和港口,经济发展走在全国前列。”李老兴奋地说:“前几天我还去京唐港做报告了呢,那里的发展非常快,变化相当大。”

那一幕记忆永远不会沉睡心中。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8秒,唐山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一座工业城市在瞬间被夷为平地,数十万人被埋在废墟之下。

“唐山在地震以后,由于政府各项措施得力,什么肝炎、痢疾,比以往的得病率还低。所以新唐山有这么大的发展,跟这个都有直接关系。就是一种感恩思想,为什么说我们50年代工人特别能战斗?都是旧社会的穷人,解放以后,吃饱了肚子,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怎么能不感恩呢。地震以后,唐山发展这么快,跟唐山人民感恩心情是有关系黄金周期间全国安全生产李小萌:的,有直接关系。”

在蓟县,李玉林恰好碰到国家地创世娱乐震局的几个同志赶来,他们奉命向东找震中。相互了解情况后,袁庆武上了他们的车领路回唐山,地震局一个姓卞的同志带李玉林去北京。

亲历过这一幕又一幕历史的李老深情地说:“在党和国家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国军民的无私援助下,唐山人民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灾区生产生活,震后不到一周,数十万群众衣食、饮水得到解决;震后不到一个月,灾区供电、供水、交通、电信等生命线工程初步恢复;震后一年多,工农业生产得到全面恢复;震后头10年,唐山人民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夺取了抗震救灾、重建家园的巨大胜利;又一个10年,实现了国民经济的全面振兴;第三个10年,跨入了经济社会快速健康发展的新阶段。”